文风不定毫无逻辑脾气死大的垃圾文手,贴吧同名ID。

【宋温】《撞》

什么叫做皮宋岚的大毒瘤?
我宋岚傲雪凌霜了解一下!
还有最后两句我没写过!一“撞”破功好吗!

姜丝_v:

//解释一下撞得来历。
//以及,本文章为群聊产物,由皮温宁的小恶魔和皮宋岚的大毒瘤友情提供。
//是有ooc的。
//以下,祝观愉。
何为“撞”?


  温宁在宋岚的门前来回了半个多时辰,伸手想要去敲门,手伸到一半却又僵住了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  究竟是敲门,还是不敲门呢?
  他苦恼着,清秀白净的脸上表情微动,耳垂已然被一抹桃粉占据。
  还是不敲门了吧,如果他正有事要做呢?
  温宁如此想着,转身准备走的时候,又顿住了脚步。
  不敲门又不甘心啊啊啊啊纠结……
  蹲在门前,掰着手指头,低...

魔道群里的某些事

总目录轻戳


当宋道长喝了假酒。

一切都变得有意思了许多。

新人。
祝观愉。
http://t.cn/RkNWUQD

【聂瑶||七夕贺文】金先生的特别来信

七夕吃到的最甜款。

根瘤菌的土豆:


#不知不觉一年啦


#去年8月和钳子 @Dr.Rongeur 认识,也算是正式掉落聂瑶坑底,所以文里聂瑶也是一周年


#算是个小私心嘻嘻嘻


#过往的苦痛只在过往,余生的圆满恰在余生


#ooc预警
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
01


        金氏名下的《敛芳》今年七夕要出特刊,主打生活里一些光怪陆离的爱情故事,不再由作者们坐在电脑面前一字一句将脑内的奇思妙想输出,而改请了或人尽皆知,或...

大概真的是佛系到尸系的更新频率。。。

冰帝牌小笼包:

有点儿意识到大概是虐,很虐,超级虐。。。。。。。


如果还有其他的就请真爱粉们告诉宝宝啦~\(≧▽≦)/~

草丛丛:

……想知道(渴求的眼神

【双璧】云深兔影重(10)

①双璧兔子联文
②cp:涣湛涣无差
③下一棒 @新空兰天
④上下文请戳tag:“先生您今天要来两只兔子吗”,另,联文产物,不计入个人总目录。
⑤兔子语言已翻译成汉语,请诸位放心食用。
⑥老套的吃醋梗。
祝观愉。

湛兔还很小的时候,兄弟俩就有了一个很亲昵的习惯。
由于几乎没有分开的可能,所以将它保持下来倒也不算是难事。
反正湛兔非常喜欢。
每晚睡前印在颊上一个轻轻柔柔的吻,带着兄长身上清幽的草木香,总能在湛兔平静的心中泛起阵阵波纹。
“晚安阿湛,好梦。”
他蹭在兄长身边,缩成毛茸茸的一个雪团子,安稳睡去。
专利。
嗯对,兄长是我的。
湛兔很满意地想。
然而最近却有些不一样了。
蓝景仪不知从哪里弄回来一只刚出生的兔崽子,前几...

【双璧】云深兔影重(5)

①双璧兔子联文
②cp:涣湛涣无差
③下一棒@新空兰天
④上下文请戳tag:“先生您今天要来两只兔子吗”,另,联文产物,不计入个人总目录。
⑤兔子语言已翻译成汉语,请诸位放心食用。
⑥真的是硬卡出来的,当笑话看吧。
⑦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减肥的重要性。
祝观愉。

十月了。
云深不知处正霜天飞白,一目秋景。
后山的兔子们随着温度的逐渐降低,毛也都长了起来。再加上为冬天准备的秋膘。
白团子黑团子花团子。
一团团愈发圆润起来,于是蹦蹦跳跳似乎也成为了一件麻烦的事。
几百坨瘫在黄绿相间的草坪上,吃饱就睡睡好就吃。
距离晋级长方形已经不远了。
远离兔群的湛兔看了看自己日益丰满的身材,觉得捕星。
湛兔耳朵一动,发现事情...

【悠昀】很短一发无名小甜饼

不容易啊,尸系文手更新了。
有生之年。

Scientist.:

#一小时激情速打


#xxj文笔


#不喜轻喷


#食用愉快


    首尔最近经常会下雨。自从中本悠太上次出差不在,他家傻昀没看天气预报被淋成落汤鸡发了两天烧后,他就天天早上捧着个手机,给他家昀傻灌输天气预报有多重要,顺带给他家傻昀包里塞伞。


   


    董思成一脸无奈地听着中本悠太唠叨,手上收拾书包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。


   ...

百粉点梗。
评论或者私信给我前三个小漂亮我会随缘抽一个写。
佛系。
最近手上稿子堆的有点多。
所以这个可能会拖一阵子再写。
/鞠躬。
cp的话,还是双璧和信白吧。
其他很久没写了,质量堪忧。
以上,谢谢你们的喜欢和陪伴。
我是金日升,今后多多指教。

【双璧】春日宴【伍】

总目录轻戳


那是一个信息素交织的故事。
蓝湛的低语渐渐停下。
花香越来越浓,却因不是信时笼罩在两人周身。纠缠交融,不知是你中有了我,还是我中有了你。
痴迷之色渐浓,蓝涣轻抚上怀里地坤黑缎似的发。
“忘机……忘机……”失了理智的修长指尖在蓝湛身上游走,引起阵阵战栗。
蓝湛快疯了,他好冷,冷得像坠入春日初融的冰泉,冷得他只想要一直偎在那个充满兰香的怀抱里。
可是他又好热,小腹处仿佛燃起一把干柴,顺着血液流转烫了浑身血肉。
口干舌燥下淡色菱唇张合。
蓝涣就像受了无言之邀般靠近。
再近,再近一点,那双唇就是属于他的了,他也就是他了。
蓝湛颤得愈发厉害,罂粟的清冷被盛放的娇艳全数代替,他本就是那般欢喜着他,混沌的...

关于兔子的脑洞

其实我超想写兔子汤啊。
兔子汤大补的好吗。
生命在于吃刀啊。
BE难道不完美吗。

1 / 4

© T楚A辞A | Powered by LOFTER